信仰療癒身心病症三案例

 

信仰療癒身心病症三案例(課堂討論用)

宗教體驗篇之一

藉由臣服療癒疾病的案例

 (以下摘自 威廉詹姆斯,《宗教經驗之種種》)

 一天早晨,我到城裡買一些東西。沒有走太久,我就開始覺得不舒服。不舒服的感覺急劇上升,一直到我全身的骨頭都覺得很痛,還覺得想要嘔吐、暈眩、頭痛……這時,整個冬天我所聆聽的心靈醫治的教導來到我心中,我想剛好可利用這個機會試驗自己。……接著我經歷了自己這一生最美好的經驗之一。……我無法以其他的方式來描述,除了說那是:「躺臥於生命之流中,讓它從我身上流過。」我捨棄一切會脅迫人的疾病的恐懼;我完全接受目前的處境,服從它。不存在任何理智上的努力,或是思考的訓練。我主要的意念只有:「看,上主的婢女,願照禰的旨意成全於我。」我有一種完全的信心,知道一切終將很好,一切本來都很好。創造的生命每一刻流入我身上,我覺得自己與永恆在和諧中結為一體,並充滿不可思議的平安。我的心靈沒有一點衝突。我失去了對時間、空間以及人的意識,只存有愛、幸福與信賴。我不知道這樣的狀態維持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何時睡著,但當我隔天醒來時,我已經好了。……(頁140-141)

 心靈醫治運動者的看法是明確的泛神論(pantheistic)。心靈醫治哲學認為人內在的靈性..主要是屬於下意識層面的。不需要奇蹟、神的恩寵,或是一個內在新人的突然創生,而透過這個下意識層面的,我們已經和神聖合而為一。……

所有疾病、軟弱和憂鬱的首要原因,是因為人們感受到與那一位我們稱之為神的神聖力量的分離。這個靈的力量可以被感知,也可以在安詳但充滿喜悅的信心中得到肯定,如同拿撒勒人耶穌所說的:「我和我父原為一體」,再也不需要其他的醫治者或是治療。……(頁121-122)

 我想讓我最感動的一件事是了解下面這個事實:我們必須絕對地與那滲透一切,我們稱之為神的生命本質常常保持聯繫,或是維持心靈的接觸(接觸這個字眼對我來說很有意義)。這幾乎是很難實現的,除非我們自己真正地活在其中,也就是說,常常回到自己真實的自我,或是我們內在之神最深奧、最深刻的意識 (頁123)

 

威廉詹姆斯論皈依
──玉璽答學生問

問:《宗教經驗之種種》書中有關皈依的部分(頁250-253),講到「立意型」和「自我交付型」的皈依,意思很不清楚,請老師解釋一下。

答:核對詹姆斯書中有關皈依(conversion)的中英文版本,覺得中譯有些彆扭,不能達意,且跟原文有出入。但這不能怪譯者,他們已盡量做到信實,問題是英文古文跟中文古文一樣,逐字逐句翻譯很難跟現代人溝通。茲參照原文重新詮釋如下:

史塔巴克(詹姆斯指導的哈佛博士)把皈依分為兩種類型:意志型和臣服型。前者雖已歸信,但仍放不下頑強的我執自力心及自我意志(volition/self will),想要依靠自己的努力成就聖道。這種人只能一步一步達成生命的轉化和救度(regenerative change,中文直譯「新生的變化」雖不能算錯,但不能達意),一點一滴培養新的德行和淨行(中譯「建立一組新的道德和精神習慣」,未能達意);但達到一個臨界點時,成就有可能加快。相較之下,臣服型的皈依是捨棄自我意志,依靠存在於下意識領域的高層力量,那可能是「更有智慧的自我」(better self that makes for righteousness),放手讓它任運自然地完成已開始的(修行)工作。只要能放下自我意志,真誠臣服和信賴高層力量,或「更有智慧的自我」,當下就得到平安和救贖然而這兩種類型並不能截然分開,即便是意志型的皈依,最後一里路仍需依靠「臣服」來完成。史塔巴克因而強調臣服是必不可少的。(參見英文版The Varieties of Religious Experience, pp.228-232)

 

宗教體驗篇之二

揮別憂鬱 開創光明未來 2007-03-28 發布
◆體驗談

揮別憂鬱 開創光明未來  ◎彰化區婦人部 賴鈺芳

◆賴鈺芳(前排右1)感謝因為透過學會使命的磨練,讓她揮別憂鬱症的陰霾,邁向幸福人生。

_1999年,媽媽為了爸爸及家中債務問題來入信。初聞大聖人佛法的媽媽很單純,透過強盛地祈求,問題獲得初步的解決,這是媽媽初信的功德。

為種種困難苦惱 罹患憂鬱症
當時正為家庭、工作、人際關係、健康、感情種種困難所苦的我,卻未發心,只是抱持「時間會改變一切」的消極心態。2001年,當我遭遇到人生最大的挫折時,我開始怨天尤人,甚至想以逃避的心態結婚,藉此脫離苦海。
然而,事與願違,就在我滿心期待新人生之際,我的婚事告吹,也因為將所有的希望寄託在婚姻,剎時間希望落空,受不了這種打擊的我罹患了憂鬱症,從此展開了一段與病業挑戰的艱辛日子。
 生病之後的我睡不著覺、吃不下飯,原本還可喝點流質的東西,到最後竟都無法下嚥,這樣的情況持續了4個月。直到暑假來臨,我的身體竟虛弱到無法從床上爬起或走出家門了。
 在最艱難的時刻,婦人部盧月娥阿姨鼓勵我,現在我最需要做的是利他的行動,女子部淑真姐邀我跟她一起去家訪、鼓勵同學。我想我這奄奄一息的樣子,能鼓勵別人什麼呢?但是淑真姐鼓勵我,就算用爬的也要爬出去,而我照做了,同時接受醫師的治療。
最關鍵的是在7月中旬,淑玲姐要我協助高中研修的表演節目。我心想自己的身體難以負荷,但是淑真姐鼓勵我要以使命轉換宿命。已無路可退的我接下了這個使命,並強盛祈求一定要完成使命。這段期間,無論是做節目企劃、邀約同學或節目訓練,我都是以唱題為根本去奮戰。一開始只能唱5分鐘的題目,又因體力不支倒在床上起不來,到後來逐漸增加到10分、20分。一天下來已能累積一個多小時的題目。但是,這期間的運營還是很不順利,我承受著極大的壓力。

全力為他人幸福努力 轉換病業
正如池田先生指導:「信仰就是永遠與窮途末路的奮戰」,這時,我知道除了祈求、再祈求,我已別無方法了!在這段時間裡,我唯一煩惱的只有如何去完成使命,也沒有再多的精神去想我的病及未來。結果,我的精神一天比一天好,食慾也慢慢恢復。最後,在研修結束大成功之後,我竟然在病倒的第六個星期後站起來了,真是感謝御本尊!讓我深深體會到「以使命轉換宿命」的道理。
因為家族中有因罹患精神疾病而長期臥病在家或自殺身亡者超過10人。其中,只有我與媽媽因妙法而蘇生,甚至過得比生病前更好,這就是妙法的力量。在生病期間,我思考很多的事。從一開始埋怨很多人,到自己深深懺悔並祈求要有勇氣去「人間革命」改變這一切。雖然非常困難,但唯有將心中所有的怨恨、不滿、嫉妒、驕傲、執著等污染生命的東西一一拔除,讓生命清淨時,宿命才能轉換,生命才會歡喜。
 這幾年來,我雖斷斷續續生過病,但是感謝學會給我使命的舞台,讓我有努力的目標。每一個使命的完成就是我戰勝病魔的時刻,屢試不!因為,每個使命完成後所獲得的感動與生命力,成為我挑戰現實課題的最大力量。因此,前輩交代的任何使命,我從來不會推辭。任何一項工作我都是全力以赴!每一次的活動,絕不放棄,把握每次累積心之財的機會。

婚姻、信心獲得家人支持
在零缺席的學會活動中,我的生命不斷獲得磨練,我的生命境涯不斷的擴大;人際關係、教學工作一天比一天進步!這樣的改變也讓我有勇氣去和許多的家長和朋友進行佛法對話。十幾年來,折磨著我的嚴重失眠情形也都好了。
 信心7年多來,我的生命不斷朝著更好的方向改變。前輩也說:信心越強盛,越能吸引善緣。2005年底我認識了先生,沒多久媒人就上門提親。提親時,我堅持要向先生提起信心的事,因為因信仰重生的我,決定要過一個廣布的人生。我就向御本尊祈求,如果先生是我最幸福的廣布伴侶,他的家人一定能接受我的信仰。最後果真在公婆了解的情況下,開始籌備婚事。
更有福運的是,在訂婚之後,公婆買了一棟房子給我和先生2人住,讓我可以自在的唱題,我也很順利在去年10月安置了御本尊。此外,結婚前,一部伴我上山下海很多年的廣布車報銷了,婚後公婆就買了一部新車給我上下班開。現在無論活動、輸送會員都很方便。很感謝公婆、先生雖沒有信仰,但很支持我參加學會活動。能獲得這些福運,都是堅持貫徹信心的功德。

順利懷孕 決意為廣布奉獻
然而,人生就是一連串的挑戰。婚前,曾有中醫跟我說:我的體質婚後絕對無法受孕,其中一個甚至勸我別結婚。在結婚7個月沒有懷孕後,我到醫院做檢查,發現我的子宮中膈、輸卵管間長了一塊瘜肉,是造成不孕的原因,要動手術切除。
當時我想起莊青老師曾創造子宮肌瘤消失及《和樂新聞》曾刊載一位子宮嚴重沾黏、醫師認為絕不可能受孕的教師,透過妙法如願懷孕生子的體驗。於是,我向御本尊祈求,下次再去醫院檢查時,結果一定是正常的,而且要自然懷孕。結果,還不到下次門診的時間,我就懷孕了。
過去,我認為幸福是外來的,可遇而不可求,但是現在的我認為幸福掌握在自己手中。感謝在我年輕時,能透過信心戰勝病業,發覺自身擁有無限的潛能,創造身為人的價值,這樣的改變是信仰前的我做夢都想像不到的。
最後要感謝一路上陪我共戰的女子部姊妹、長期鼓勵我的許多婦人部前輩和全力支持我的媽媽,沒有他們的鼓勵與陪伴,我是無法挑戰過來。正如池田先生所說:「最苦惱的人,透過唱題必定成為最幸福的人;最煩惱的人,會成就最偉大的人生,這就是佛法」。今後,我將努力為他人的幸福奮鬥,來報答御本尊及學會之恩

 

 宗教體驗篇之三

 臺灣中華日報:法輪功養身 朱琬琪女士分享經驗

——煉功後身體健康心性也更寬容

中華日報記者劉榮輝/南市報導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三日】中華日報2001年10月21日第24版。

「腫瘤讓我和家人陷入愁雲慘霧之中,但修持法輪大法後,卻讓我重獲新生命。」擁有兩個法學碩士,曾做過外交官,現職金融集團法務室經理的朱女士,二十一日以過來人身份,鼓勵所有人摒棄成見,誠懇謙虛修煉法輪大法。

法輪功研究學會和中華日報合辦的第二場「法輪大法心得系列講座」,昨天下午二時,在本報演藝廳舉行,昨邀請的是雙法碩士朱婉琪女士,談修法後心路歷程,演講在本報副社長鄭麒麟介紹朱女士個人經歷的引言後,隨即登場。

朱女士說,兩年多前,因一場突來腹痛發現腫瘤,從此遍訪中西名醫治療,甚至找氣功師發氣治病,但都未見效果。當醫師勸她提早把器官摘掉以免轉為惡性腫瘤,原本強作鎮靜的心態,也開始消沉。就在這時,看到報紙上有關中南海事件,其中最吸引她的一篇:二千個法輪功學員煉功後未留下一點紙屑的報導,對中國人公德心缺乏信心,簡直不敢相信,因此興起瞭解念頭。

從小體弱多病的朱女士,剛開始對學煉功動作並沒信心。她指出,讀完《轉法輪》一書,開始上九天班的第一天,第一套動作都還沒記全,當晚她全身經脈和末梢神經猶如電流般,快速轉動抖動著,原本用手在小腹下部可摸到硬塊變軟了,因疼痛站不直的腰也可以站立。

在修煉過程,朱女士心性方面也有所變化。她表示學法後,面對問題和待人處事方面,更能以寬容的心與平和心態處理,而真善忍力量,也讓她在面對美國九一一攻擊災難中,毫髮未傷全身而退對此朱女士則有另番體悟,這應是修法後有份堅實信仰所致。

「法輪大法要內修的,非為祛除病痛強身才學法」。從事法律工作的朱女士,在親身體驗真善忍大法力量後,屢次法庭談判過程中,訴訟雙方因轉戾氣為祥和而深受感動,亦為大法賜給她的智慧與新生而感激不已

朱女士說:《轉法輪》這本書,她看過上百次,每次閱讀後都有不同的感受。她表示,從不去想消業的事,只反省自己的一言一行,到底有沒有符合自己所認知的真善忍標準。

學法輪大法,就是要挖掘自己內心裏隱蔽污穢的執著心,然後在意志上和行動上,真正地祛除這些執著,如何放下心中執著,「祛除人執,大法晝夜不離方寸,就一個修字了得」,只有不停修煉,才能以身、以心體察宇宙的真理,瞭解真相,獲得永續的慧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