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行二佛性與五種性說

唯識講義         

理、行二佛性與五種性說

 陳玉璽

 一、大乘佛法五種性說與佛性的關係

楞伽經等經論曾提出五種性說,謂修行者成就聖道的品位,依其根性不同而有五種可能:(一)「如來種性」者能成就菩薩及佛;(二)「聲聞種性」者能成就阿羅漢;(三)「緣覺種性」者能成就辟支佛;(四)「不定種性」者可能成就以上三聖位之一,或先成就聲聞乘,再回小向大;(五)「無種性」者(稱為一闡提)以上聖果皆不成就。五種性說跟一切眾生皆得成佛的大乘教說是否有矛盾?這問題可分以下幾點說明:(1)華嚴經指出一切眾生皆具足如來智慧於自身中,皆可成佛。(2)涅槃經前期經文說一切眾生悉有佛性,皆可成佛,唯除一闡提。中期經文提到一闡提現世雖斷善根,但佛性未斷,後世仍可再生善根。後期經文則把佛性分為兩種:正因佛性(即理佛性)與了因佛性(即行佛性),前者是遍在的佛性潛能,為一切眾生本有;後者是引導眾生成佛的後天條件;一闡提斷善根乃指現世之了因佛性斷絕,但正因佛性未曾斷,後世若遇善緣仍可再生善根,故涅槃經最後以眾生悉有佛性為定論(見釋恆清《佛性思想》,頁251)。(3)楞伽經說斷善根之一闡提若遇善緣亦能發菩提心,再生善根而入涅槃(釋恆清,頁250)。由此可知大乘經典對於眾生皆可成佛的看法一貫,所謂「無種性」僅指一闡提現世斷善根,並不是永斷佛性(理佛性/正因佛性)。佛性本無生滅增減,豈有斷或不斷的問題?

二、理佛性與行佛性

1《寳性論》闡論理佛性為眾生「本有」,而行佛性為「始有」,即視各別眾生之根器資質、環境條件(遇善因緣等)及修行用功程度而實際成就的佛德性。理佛性由行佛性而顯,行佛性依理佛性而立,二者不相捨離(釋恆清,頁245)。

2隋朝慧遠(西元523-592)詮釋涅槃經眾生悉有佛性之教說時,亦提出「理(佛)性本有,行(佛)性始有」之主張。香港中文大學廖明活教授認為慧遠「繼承了印度瑜伽行學派的本識觀念,又受到如來藏教學的真心思想熏陶,主張一切人具有以覺悟為性、跟佛性本質無異的真實識體,名為如來藏。」換言之,唯識古學之「本識」(或識體)相當於性宗說的佛性、如來藏,是一切眾生本有的成佛依因(按:法相宗則將「本識」解釋為第八識,其中所藏「無漏種子」之有無,決定一個人是否能成佛。無漏種子乃「本有」,但有人郤沒有,而每人擁有之數目及品質又有不同,它與後天熏習之有漏種子並存於第八識而又不屬於第八識,只是「依附」於第八識)。慧遠說「理(佛)性即如來藏真識之清淨自性」。他又據寳性論,提出「行性」,指同一真實識性相應於『行』的勝劣不同而有不同程度的顯現,此所以佛如來與各階位菩薩之佛德性有所不同。從理性看,佛性平等一味,從行性看,修行者行德有異,進階不等,其佛性呈現便有差殊(參考廖明活〈理行兩種佛性說的形成和演變〉, 載於《佛學研究中心學報》第十期, 2005年,頁125-126〉。

3由此可知大乘經論以理佛性為一切眾生終能成佛的根本因(正因),而現世成就的品位高低(行佛性)則視各別眾生之根器資質、環境條件及修行功夫而有差異,即上述五種性。應注意的是,五種性並不是命定的或永遠不變的,即便是無種性的一闡提未來也仍有成佛的可能。這是法相宗異於大乘經論而受批評之處。

三、法相宗的無漏種子與五種性說:中國法相宗與慧遠的地論宗一樣,「承襲瑜伽行派的本識思想,但它(法相宗)接受護法(530-561)的觀點,以本識為無覆無記, 跟地論視本識為自性清淨不同,由是法相宗說明解脫成佛,便不像地論那樣歸因於本具清淨性(按:即佛性、如來藏),而是溯源於本識本來攝藏的無漏種子。一個眾生的本識必須本來藏有無漏種子,他才能生起無漏法(即圓滿智慧),否則便永遠不能達到無漏。法相宗從眾生本來是否具有無漏種子,以及其無漏種子的性質高下不同,把眾生界別為五種性。」(廖明活,頁127)。無種性者(沒有無漏種子的眾生)永遠不能成佛,聲聞及緣覺二種性也被其無漏種子所限制而不能成佛,最多只能成就阿羅漢和辟支佛。此說與大乘佛理相悖,引起中國佛教界的批評。

四、窺基的自辯:法相宗創始人窺基援用上述大乘經論的理佛性和行佛性概念,辯說理佛性雖是一切眾生所共有(注意:法相宗本來不講佛性,窺基提到理佛性,當是為自辯,實際上法相宗並不承認真如佛性有功用),但決定能否成佛的因素是行佛性,而行佛性就是第八識的無漏種子;眾生無漏種子的數目及品質高下不同,有一類人根本沒有無漏種子,因此就有五種性的區別。【陳按:大乘經典所說的「行佛性」並不是指一切眾生本有的無漏的佛性潛能,而是指後天的善根福德因緣──包括祖先基因遺傳、前世所累積的善因緣、今生有緣聽聞正法及親近善知識、精進修行,等等──造就了實際可以成就聖道的可能性,這個可能性可分為五等級,即所謂的五種性。窺基把行佛性當做第八識的無漏種子,顯然是誤解,何況他的法相宗所主張的無漏種子究竟是什麼東西?根本講不清楚,既不是眾生本有的理佛性,也不是後天熏習的清淨種子或行佛性,定義模糊。法相宗又把五種性當做先天註定的歸趨、修行成就的限定,這也是對大乘佛法的曲解。】

五、靈潤的駁斥:曾參與玄奘譯場的學僧靈潤對法相宗的一分無性說和窺基的自辯甚為不滿,為文駁斥。他引據經典說佛性具遍滿性,華嚴經也說一切眾生具足如來智慧於自身中,故一分無性說乃違佛義。對於窺基的自辯,靈潤指陳:(1)自違汝論:法相宗之論著根本不講佛性,現在郤大談理、行二佛性,無非是為自辯。(2)違諸經論:靈潤引用寳性論、涅槃經等諸多經論闡明理、行二佛性不可分離(見上述),一闡提暨具理佛性,最終亦可成佛,故窺基將理行二佛性分割乃違大乘佛理,是為「邪執」「非正義」。法相宗要員神泰反駁說:涅槃經卷36說「一切眾生有佛性」與「一切眾生都無佛性」皆是謗佛,這顯示有部份眾生無佛性。反對法相宗的義榮則駁斥神泰誤解經義,正確經義是佛性不可執有或執無。義榮又反駁神泰:「於中所言本識中大乘種子,名行佛性者,將非法爾種子…果言行者,云何法爾?果言法爾,云何是行?」(見釋恆清頁240-252,暨廖明活文,頁133-134;兩派論諍載於日本最澄《法華秀句》,中國佛教無存)。陳評:經論雖立五種性,但眾生皆有佛性,終可成佛,種性非命定。法相宗則否定佛性的功用,成佛與否全由無漏種子決定,五種性永無法改變;而無漏種子定義不明,且多自相矛盾(見B 組講義)。

_______________

附錄:呂澂批評法相宗:「故治此學應知本,即非明古學不為功也。安慧論釋不繁,堅守家法…理解一貫, 古義之說,其在茲乎!嗚呼,無著世親之學亦久蔽矣!」呂氏批評《成唯識論述記》多處說是難陀所說者,其實是安慧說。「又每安慧云云,今按多得其反。如說見相分是遍計,安慧但言分別所取二取遍計,不說見相也。」(引自呂澂《安慧三十唯識釋略抄》,載於「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29冊,1978年11 月出版,頁291-313; 原載《內學》第三輯)。

附錄:法相宗否定真如:「唯識學認為真如不是本體,只是存在於一切事物的理。唯識學的人性論…認為一切眾生的本性都是染污的,但也不存在一種統一的人性,因為每個人的先天的善惡性質都不相同,惡是肯定有的,善則不一定。」(林國良《成唯識論直解》,佛光文化,2002年,頁22)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