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義治療的方法(講義)

意義治療的方法(講義)

一 矛盾療法(paradoxical intention)

方法:鼓勵患者去做(或希望發生)他所害怕的事情。

例子:(1)懼高症者想像從高處下墜地上;(2)失眠者希望睡不著覺(比較:內觀禪修建議保持平等心);(3)流汗症患者希望繼續大量流汗;手掌抽筋患者希望繼續抽筋。

學理

˙養成“自我超離”(self-distancing)能力和幽默感,隔一段距離觀看自己,使患者的意向發生逆轉,看到新的意義。

˙對於正面的內在經驗(快樂、快感、幸福等)若生起貪求得之心,不但得不到,反而破壞之;對於負面的內在經驗(如怯場、恐慌等)、心理症(如各種恐懼症)或身心症(如上述流汗症、手掌抽筋、失眠、結舌等),若預先生起焦慮恐懼(預期焦慮),則會自我實現,或加重病情。基於此心理原理,治療方法是反其道而行之。(討論佛教修行方法)

˙比較:祈禱與貪愛、焦慮、恐懼是相反的力量(請討論)。

二 轉移注意力(de-reflection)

方法:引導患者改變注意力的焦點,把注意力轉移到病痛以外的事情。

例子:癌症患者專注於藝術創作,或慈善工作,而不去想自己的病痛;幫助退休者參加自己感興趣的活動;幫助心理症和身心症患者從事有意義的工作或活動,既可轉移注意力,又可培養自我價值感,體驗新的生命意義。

學理:注意力的改變會導致核心意義的變化,使患者發現新的生命意義,確立新的生活目標。

三 正面思維(positive thinking)

以積極樂觀的生活態度代替消極悲觀的生活態度,生活態度的改變必然導致生活意義的改變,從而確立新的意義。

四 建立自我價值

1 展現能力和才華,建立自我價值感,以及勝任的自信心。

2 健康的自我價值必以愛心為基礎,以服務他人和社會為樂;能如此,則有源源不絶的喜悅,是為最上乘之意義治療(參考『腦內革命與佛理』一文)。

五 超越意義(終極意義)的追尋

1 宗教修行(如禪修)和生命哲學(如瑜伽哲學、老莊哲學)的涵養,與超個人的實踐相結合, 有助安頓生命,建立超越的生命意義。

2  終極意義的追尋不是平坦的道路,要準備接受困難和痛苦的試煉及工作壓力的挑戰,把困難和壓力扭轉成內在的勝利。在精神沮喪和痛苦中體會生命的意義, 把心理障礙轉化為心靈成長的機會。

2 在人生困境和絕境中秉持正確的生命態度,發揮人人本具的精神能動性(即弗蘭克所說追求意義的自由意志),保持生命尊嚴,活出意義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