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佛教心理諮商的新視野

靈鷲山慧命成長學院
佛教心理學講座之三

 

西方佛教心理諮商的新視野
 陳玉璽 教授 主講

 一、西方心理症的文化背景與佛法的對治

1.1西方以自我和個人為中心的競爭文化導致自貶、自憎及「低自尊」(low self-esteem),成為憂鬱症等精神官能症氾濫的一大原因。心理治療學者丹尼爾‧高曼(Daniel Goleman)說:「達賴喇嘛聽到很多西方人都苦於低自尊時,就甚表驚訝,因為西藏文化中沒有自恨或自我輕視的概念。達賴喇嘛把這(西方人的低自尊)形容為『缺乏自愛』或『自我輕視』」。達賴認為佛法的無我和空性智慧是療癒低自尊的解藥,因為這種智慧能培養自愛,使人能無條件地接納自我。(高曼編,李孟浩譯,《情緒療癒》,頁215-216)

1.2西方佛教心理諮商注重開發人的「根本之善與健全」(basic goodness,相當於佛性)的潛能作為療癒力量,首先幫助案主發現內在的慈悲潛力來接納自我的陰暗面及心理/情緒問題,學習自尊自愛,才能愛他人;在展現愛心的同時,喜悅的內在源泉也會湧現出來。愛心和喜悅是對治各種心理/情緒症狀的良藥。

1.3西方主流醫學的「醫療模式」(medical model)注重消除病痛,佛教心理治療與諮商則注重接納病痛。根據佛教心理學的洞見,無論是生理上或心理上的症狀,一般人總是錯誤地認同有一個「我」在承受病痛,因而生起負面的觀念評判以及瞋斥、抗拒、焦慮、恐懼等情緒反應,這種由「我執」所衍生的觀念及情緒的介入會導致精神苦惱,使本來可以忍受的身心症狀變成難以忍受,也使得病情愈趨嚴重。案主若能改以開放的心靈和接納的態度,對自己的心理/情緒症狀保持清明的覺照而不作觀念上的評判,因而不再生起上述的負面情緒反應,自然會從「根本之善與健全」的源頭湧現解脫智慧及自我療癒的力量。這種「接納模式」主要是藉由原始佛法的正念禪觀訓練,培養正念覺照力及平等心,在這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在心理諮商上,幫助案主認知以上的佛教心理學原理,糾正一般人動輒生起觀念評判及貪瞋愛憎的習性,乃是踏足療癒的第一步。

二、西方佛教療癒與諮商的幾個面向

2.1 禪修實踐

2.1.1藉由正確的禪定和禪觀培養正念觀照的力量,像明鏡一般如實觀察自己的心理/情緒問題而不作評判(non-judgmental),因而不再生起瞋斥(抗拒/不願接納)、自貶、自憎等負面情緒反應,由此培養平等心、自愛及自我接納的心量,作為療癒的力量來源(參見本講座第一講)。

2.1.2由禪修所培養的定力及慧力能深入潛意識去接觸「根本之善與健全」的源頭,從而啟發慈悲愛心、喜悅、安詳、和諧、平靜、輕安等有益健康的正面心態及精神品質。

2.2 覺性的開發

2.2.1以佛法的慧見作為心理諮商的藍本,輔以禪修、慈心迴向(把禪修所得的愛心和喜悅分享於他人)、祈願(為自己及他人祈福)、同理寬恕、助人利他的慈善活動等等實踐面的行持。

2.2.2 這方面的佛教諮商代表人物包括:(1)莎茲堡(Sharon Salzberg),南傳佛法禪修女教師,注重慈悲愛心的開發,代表著作為Loving-kindness:The Revolutionary Art of Happiness(慈悲愛心:幸福安樂的革命性藝術);(2)康菲德(Jack Kornfield),心理學者兼諮商治療師,曾在泰國追隨阿姜查大師出家苦修七年,對南傳佛理及人類的心理問題有深刻洞見,主要著作包括(中譯本)《心靈幽徑》、《原諒的禪修》、《狂喜之後》等;(3)佩瑪秋卓(Pema Chodron),禪修教師,藏傳佛教大師創巴仁波切的女弟子,她的很多著作都有中文翻譯,包括《當生命陷落時》(When Things fall Apart)、《不逃避的智慧》(The Wisdom of No Escape)等。(4)偉伍德(John Welwood),心理學者及藏傳金剛乘修行者,開創「覺醒心理學」,代表著作為《覺醒風》(台灣中譯名,原書名Toward a Psychology of Awakening);(5) 布雷吉爾(David Brazier),佛教心理諮商學者,對佛性和慈悲的療癒力量有深刻洞見,主要著作包括Zen Therapy(禪佛療法)

2.2.3 正念減壓療法(meditation-based stress reduction, MBSR):以原始佛法的正念禪原理為依據,結合西方心理治療學,發展出一套舒解心理/情緒症狀的治療法。主要開創者為卡巴金(John Kabat-Zinn)。

2.2.4 森田療法(Morita therapy):日本心理治療學者森田正馬根據禪宗及道家自然無為的哲理,建立一套治療理論及療程,強調把心理/情緒症狀視為自然現象,以平常心看待,一切順其自然,回歸人及萬物的自然本性,破除主觀意志想要對抗和逃離病痛的「惡智」(觀念執著),練習無條件地接納一切,才是解脫痛苦的根本方法。

 

莎茲堡的愛心療癒

3.1佛陀教導慈悲愛心(巴利文metta,英譯loving-kindness,漢傳佛教譯為「慈」)是最堅強的精神力量,能克服貪慾、憤怒、憎恨、敵意、嫉妒、恐懼等負面情緒,也是對治心理/情緒症狀的最佳解藥;愛心跟喜悅、幸福快樂等正面精神品質是互相連結的。

案例】美國心理學界曾對某養老院作過分組研究,結果發現:細心照顧植物的老人比較健康長壽、頭腦靈敏、快活,並且更關心他人和社群。(pp.33-34)

3.2 慈悲愛心必須從自愛做起,愛心修習的第一步是「對自己友愛」(befriending self)。首先應從佛法的修習了解自己擁有愛和慈善的無限潛能以及「自性光明」(natural radiance/primordial radiance,即吾人自心的本性是清淨光明而不被貪瞋癡等客塵所障礙和染污),從而信解自己是「值得愛的」。如此對佛法法義的了解可幫助人們初步克服自卑、自貶、自恨的負面心態,開始接納和尊重自己。其次,透過正念禪修及慈心觀的禪修鍛鍊平等心,即如實地觀察自己的病痛、人格缺陷或陰暗面而不作負面評判、不生起自我瞋斥的習性反應,培養無條件接納自我、對自己友愛的智慧和慈悲。能自愛才能真正愛他人。

3.3 莎茲堡引述佛陀說:〝You can search throughout the universe for someone who is more deserving of your love and affection than you are yourself, and that person is not to be found anywhere. You yourself, as much as anybody in the entire universe, deserve your love and affection. 〞(p.25)

3.4 慈心觀的禪修

3.4.1憶念愛心善行:輕閉眼睛,靜心回憶自己的愛心善行,例如:我曾幫助過需要幫助的某人/當我面對金錢、女色等誘惑時,我選擇了保持自制自愛/當我遭受不公平對待時,差點惡言相向,但我克制了自己,沒有這樣做/我曾原諒某人對我的冒犯(或傷害)/我曾拯救過一隻受傷的動物……。這類愛心善行的實踐及回憶能帶給我們喜悅和快樂,而喜悅和快樂又會反過來增長慈悲愛心,形成一個互相加強的良性循環。

3.4.2愛心迴向:禪修後內心充滿安詳平靜和喜悅時,把愛心及歡喜心分享給親友、需要幫助的人、敵人(即曾經傷害我或跟我過不去的人)和一切眾生。愛心和歡喜心乃來自同一源頭──「根本之善與健全」(basic goodness,相當於佛性),此源頭是無限的,愛心和歡喜心也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故可迴向(分享)給一切眾生,包括敵人及我們不認識的人。修行的功德(慈悲愛心、歡喜心等)迴向愈多,功德也愈增長,因為當我們迴向功德時,我們接觸到那無限的源頭。再者,慈悲愛心與歡喜心互相加強,付出的愛心愈多,所獲得的喜悅和快樂也愈多,身心療癒的力量由此產生。

3.4.3為自己和他人祈願:輕閉眼睛,唸誦以下祈願文:「願我心中充滿安詳平靜和喜悅,願我有足夠的愛心接納自己和他人。願一切眾生遠離災厄和苦難,享有內心的安詳和諧、幸福快樂、喜悅和身心安康…….」

康菲德、伍偉德與歌德斯坦的洞見

4.1禪修幫助我們看清負面情緒的空性本質,將其轉化為對無我空性的覺察,使身心煩惱脫落;活在當下的體驗能消除情緒困擾並接納自己的心理/情緒問題,增強內在的力量,把心理障礙轉化為個人成長的機會。(偉伍德)

4.2藉由禪觀的力量,學習跟負面情緒做朋友(befriending it),留下空間讓它存在(make a space and let it be),或讓它自己跑掉(let it go);學習接納一切處境而不生起瞋斥和抗拒。這種心量乃來自「友愛」(巴利文metta,梵文maitrey,漢傳佛教譯為「慈」)的延伸。(伍偉德)

4.3勇敢而誠實地面對自己的創傷、悲痛和陰暗面,不批判、不逃避,只是深入地去感受生命的真實脈動,用慈悲愛心包紮傷口,你將會變成浴火重生的鳯凰,使生命具有深度、愛和光輝。(康菲德)

4.4原諒的禪修

4.4.1在禪修中培養安詳、平靜、和諧、喜悅和愛心,作為寬恕他人的資糧。

4.4.2在禪修後把安詳、喜悅和愛心迴向給曾經傷害或冒犯你的人,並表達同理寬恕的善心。

4.4.3寬恕祈願文:「我不願讓怨恨殘留在心中來傷害自己,所以我要原諒你對我的傷害。我把愛心和寬恕的善心迴向給你,祈願你擁有內心的安詳、平靜與和諧,從今以後不要再傷害任何人……」

五、康菲德與歌德斯坦的洞見

康氏與另一位傑出的佛教心理學者歌德斯坦(Joseph Goldstein)合著的Seeking the Heart of Wisdom(追尋智慧之心)一書中,有不少跟佛教諮商相關的慧見,介紹如下:

5.1業力的現世輪迴:一般人遭受病痛、挫敗或其他逆境時,總會生起瞋斥(包括憎恨、抗拒、不願接納、逃避、恐懼等)的習性反應(conditioned reaction),佛法認為這是具有破壞性的業力(karma),會在潛意識裡殘留不好的業果(karmic results),而這種業果又會變成影響未來行為的「種子」,使人更容易生起貪瞋癡的習性反應,從而招感苦的果報。這是現世的業力因果輪迴(cycle of karmic conditioning)。對治的方法是藉由禪修培養正念觀照的定力和慧力,以開放的、清明覺知的心接納一切處境和情緒,不再生起貪瞋癡的習性反應,這就是平等心(equanimity),平等心即是清淨心和解脫自在的心,能創造健康美好的「業」(wholesome karma),帶來幸福快樂的果報。(該書頁154)

5.2破除虛妄的自我意識:人類虛妄地以為有一個(與眾生萬物)分離的「自我」(separate self),因而產生「不完整感」(a sense of incompletion),需要不斷向外追求別人的愛、讚美和肯定,使自我感到滿足。當這個(自以為)孤立不全的「自我」受到威脅或它的欲求得不到滿足時,就生起憤怒、敵意、憎恨等情緒反應;人類的貪欲、恐懼、執著、悲痛等等負面的精神品質也都起因於這種孤立不全的自我意識的幻覺。必須按照佛陀的教導,開發禪觀的智慧,看清無我(insubstantial,即無實體)、無常(impermanent)、無樂(unsatisfactory)的生命本質,突破那虛妄不實的自我意識,就能重獲一份完整感,跟他人和世界重建親密的連結,使我們的真實本性自然而美妙地呈現,慈悲愛心也就自然地流露出來。(該書頁184-185)

5.3 正念(mindfulness)的力量:當遭遇逆境而陷入恐慌或悲痛時,只要保持正念觀照,心很快就能恢復平衡和平穩。修習正念的學生應該透過直接體驗(direct experience)把正念帶入這種精神困境,以便能欣賞正念確實具有幫助我們的心重獲平衡及安詳平靜的力量(頁77-78)。當我們的心被淫慾或其他貪慾所糾纏而感受苦惱時,應了解佛陀的教示,即貪愛執著乃是以樂受為緣而生起的(conditioned by feelings of pleasantness,即「受緣愛,愛緣取」),細心覺察那快樂的感受,看清是樂受引起貪愛執著的真相,這時貪愛的心底下就會出現一個可供你選擇的空間,讓你的心有脫鉤(unhooking)的機會。應學習把樂受以及引起樂受的事物當作正念觀照的所緣,而不是貪愛執取的對象。(頁162)

佩瑪丘卓的「不逃避的智慧」

6.1人生常常遭遇生命陷落的絕境或各種逆境(例如因親人亡故而陷入無依無靠的境地,又如丘卓親愛的丈夫因外遇而突然要求離婚),這時人們總是想要逃避、抗拒,或設法挽回感情,重新拾回個人尊嚴或安全感,等等。但丘卓認為這樣做無法根本解決生命苦惱的問題,她教導「不逃避的智慧」(wisdom of no escape),要勇敢面對逆境及其所帶來的悲痛或恐懼。當你願意全然接納破碎的心、恐懼、絕望、病痛等負面事物時,真正的覺醒之路就為你打開。

6.2她說:「生命陷落既是一項考驗,也是一種治療。」【案例】丘卓的一位朋友得了愛滋病,面臨死亡的威脅,起初很害怕,後來學會了放下恐懼,當他願意接納這致命的疾病和死亡時,人生就充滿了意義,生命中的每一刻和每個人都變成很珍貴。(《當生命陷落時》,頁40)

6.3痛苦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人們有太多的「希望」(即求得之心,特別是希求事事都順我意),以及對生命及生命中的美好事物會結束的恐懼。生命終會結束(死亡),美好事物也有終結的一天,這是人生的真相,但人們害怕看到這真相,生命因而變得不真實,就會有恐懼和種種煩惱。修行人如果不能改變這種心態,如何能達致覺醒和解脫呢?因此丘卓教導放下「希望」,全然接納死亡、恐懼及各種不如意的事物,才能得到根本解脫。

6.4不必努力去對治恐懼或其他負面情緒,只要學習面對和接納即可。【案例】某修行人在演講時,談到他六十年代到印度去拜師修行,一心想要克服憤怒、淫欲和恐懼,但老師教他不要這麼努力,安排他到山下的一間茅屋打坐。晚上點蠟燭打坐時聽到一條大蛇在屋子裡發出聲音,在他面前晃動,他非常害怕,一直坐著不敢動,也不敢睡覺。整個晚上屋子裡只有他、蛇和恐懼。當天亮時,他突然哭了起來,不是因為絕望,而是他的心終於柔軟了──完全放下恐懼,不再抗拒,全心全意地接納了恐懼,連憤怒、嫉妒等負面情緒也能接納了,這時他的生命就獲得了真正的轉化。他最後說,親近恐懼使他自己的「戲碼」完全崩解,他週遭的世界也徹底了結了。(《當生命陷落時》,頁32-33)

6.5靈性的旅程非關天國,也不是要到達某個美妙的地方;如果以為修行能幫你找到永久的快樂,逃避生命的痛苦,那你就會有痛苦,這樣的修行也不會有進境。修行者要準備接近心中的妖魔鬼怪,勇敢面對那些深埋於潛意識裡的創傷、悲痛和恐懼,學習接納它們。當你學會接納一切逆境的智慧時,你就能享有真正的內在自由和安樂。

6.6丘卓說:〝Open your heart to accept all people, all situations and all emotions.〞(打開你的心去接納一切人、一切處境和一切情緒)。

6.7丘卓講述以下的故事來說明勇敢面對恐懼和內心的陰暗事物,才是根本的療癒之道:她的上師創巴仁波切有一次帶侍從去參訪一間寺廟,大門口有一隻狗向他們狂吠,他們避開牠進入大門,不料狗郤掙斷鎖鍊衝過來,侍從們嚇得驚叫起來。這時仁波切冷靜地轉過身子,以最快的速度向狗衝過去,那隻狗似乎感到非常意外,突然停下來,夾著尾巴跑走了。(頁49)

6.8西藏瑜伽行者瑪奇拉卓的修行法是以慈悲對待惡魔,她說西藏傳統不驅魔,而是以慈悲相待。師徒相傳的教導是:「接近自己厭惡的東西,幫助你自認為不願去幫助的人,到你害怕的地方去修行。」(頁192)

6.9解脫如果是可能的,那一定是在當下,如果你幻想未來能得解脫,那就得不到解脫;當下即是解脫的時刻。(頁223)

6.10創巴仁波切說:「從我們困惑的心中所生起的一切現象(貪瞋癡習性、不愉快的感受等),都可視為解脫之道,凡事都行得通。這是無懼的宣言,如獅子吼。」(頁224)

6.11貪瞋癡的背後即是本覺,只要你不再喋喋不休(不再評判、起分別心),本覺就呈現。一旦觸及本覺的廣大空間,它就遍布一切,就一直擴展,甚至擴展到恐懼中,到觀念的執著中,而這一切都顯現出如幻的本質(空性)。【比較:禪宗六祖惠能大師對惠明說:「不思善不思惡,何者是明上座本來面目?」惠明聞下大悟。】

6.12勇敢面對你所恐懼的事物,慈悲就展現出來。不要想終止痛苦或不安全感,要勇敢面對和接納它們,無所依恃。

6.13若要對他人慈悲,應先對自己慈悲。若想要關心那些陷入恐懼、憤怒、憎恨、嫉妒、自私貪婪的人,必須先面對自己的類似問題,面對你發現這問題時的痛苦,學習用溫柔的心接納它們,不要逃避。(頁154)

6.14西藏佛教的施受法:

6.14.1方法:運用觀想法把別人的病痛或精神痛苦吸進來,以慈悲的力量把它轉化為清淨光明的能量,再回施給對方。對於自己的負面情緒,也可用同樣的方法加以轉化。你可以祈求諸佛菩薩(尤其是藥師佛)的慈悲力和威德力的加持來幫助你轉化。

6.14.2施受法能助你克服恐懼和痛苦,消除心中的緊張壓力,喚醒與生俱來的慈悲心。(頁154)

6.14.3施受法逆轉了我們避苦趨樂的習性,我們在施受法中解除了自私這個存在已久的心理模式,開始感受到對已對人的愛,開始關心自己,也關心他人。施受法能喚醒我們的慈悲心,為我們帶來寬廣的實相觀(領悟空性的智慧),帶領我們進入無限廣大的空性。(頁155)

6.14.4施行施受法,慈悲心會逐漸擴展,愈能面對以前不能面對的問題。(頁158)

6.14.5從練習不抗拒的禪修開始,對令人痛苦和厭惡的事物不要起心動念去消除,而是吸進來,跟它完全連結,並祈願眾生免於痛苦;再呼出去,釋放出廣大的空間…把所有事情視為智慧的示現,不要推開痛苦,而是把它吸進來,加以轉化。

七、布雷吉爾的禪佛療法

7.1佛教認為精神官能症乃根源於「追求私欲」(self-seeking)的心態,對治的方法是運用佛性的無我智慧和慈悲來解除自我的桎梏(de-conditioning ourselves)。

7.2西方人本心理學所提出的「(內在潛能的)實現傾向」(actualizing tendency)是心理治療的一股強大力量,它促使治療師擺脫狹窄的心理機械論的窠臼,開始重視人性的潛能。這個「實現傾向」的理念確實是受到佛教佛性觀的影響(Zen Therapy,p.35),然而佛性論乃是著眼於「超越自我」(self-transcendence),而不只是「自我實現」(self-actualization);對照之下,西方人本心理學的「實現傾向」郤是立基於「自我」的概念。佛教心理治療必須建立在以下的原則上面:我們的內在有一種回歸「原初和諧」(primordial harmony)的深沉渴望,即渴望擺脫小我的執著去跟他人及世界建立親密連結,跟大自然和諧相處。這就是佛性的呼喚,也是心理治療的根本藥方。

7.3無條件地付出慈悲愛心去幫助他人或照顧寵物和環境,能產生明顯的療癒效果。【案例】案主Joe是一位酗酒成癮的老人,生活十分懶散、邋遢,連三餐都不好好吃,郤天天喝酒來麻醉自己,家人已有很多年不再理睬他。社福及醫療人員都認為他已無可救藥,一度考慮把他送進精神病院;然而社福機構所資助的心理治療師發現Joe有一個優點:他養了一隻狗,每天餵牠,關愛牠,這是他生命中最正面的事情,對狗的愛心給了他活下去的意義,但近來狗的健康不大好。於是治療師改變治療策略,交給他好好照顧狗的責任,包括定期帶狗去看醫生,給牠吃藥、餵食和運動。治療師不久就發現Joe的身心狀況有了顯著的改善──開始好好吃三餐和整理家務了,他的進步是如此之大,以致治療師評估不必住精神病院了。(Zen Therapy,pp.197-198)

7.4這個案例顯示,寵物治療的重點不在於寵物的陪伴,而在於案主照顧寵物的愛心和責任心給了他(她)生活的意義,使他(她)感到快樂。這個治療原理是受到佛法的啟發,即慈悲愛心的付出是克服貪愛、瞋恨、恐懼、精神空虛、無意義感等負面情緒和心態的良藥。布雷吉爾強調慈悲愛心是佛性的重要組成部分,能幫助我們回歸「原初的和諧」(primordial harmony)與一體感。

7.5撇開心理治療不談,從佛法解脫道來看,慈悲愛心的付出不僅是要幫助他人解決現實生活中的問題(包括救苦救難和療癒精神官能症),更重要的是以真純的愛心啟發被幫助者的佛性和愛心,使他(她)們也擁有一份愛心去幫助別人,並且靠著這份愛心的發揮使自己的精神更健全,更能享有幸福安樂。布氏特別提到觀世音菩薩的慈悲大愛不但是對我們的受苦作出回應,而且要「幫助我們找到我們內在的大悲心」(great compassion in ourselves)。(Zen Therapy,p.193)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