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射、毒箭與療癒

佛心補充講義4

投射、毒箭與療癒

       佛陀在雜阿含經以毒箭為喻,開示凡夫眾生和佛弟子面對順逆境的不同態度:凡夫身體遭受逆境(如病痛、誹謗、謾罵)時,內心就生起瞋怨愁苦,有如連續受到兩支毒箭的攻擊,頭一支來自外界,第二支郤是自己射出來傷害自己的。相較之下,有智慧的聖弟子身受逆境時,內心不生起瞋怨愁苦。經文說:「當於爾時,唯生一受,所谓身受,不生心受譬如士夫被一毒箭,不被第二毒箭。」

      以心理治療學來解釋,人們很容易動用心理防衛機制,對他人的言行作出負面解釋和評判,例如「他對我不禮貎」,「他很可惡」,等等,隨即生起被害妄想(以為他傷害了我的尊嚴),繼而發出攻擊=瞋恨、憤怒、敵意。弔詭的是,正是這瞋恨和憤怒的情緒反應使我們受到真正傷害和痛苦,究其實,是自己選擇被傷害和受苦(被第二毒箭),但我們郤把責任推給對方(=投射),看不到自己的責任,因此不知自我省察。投射跟自我合理化一樣,都是修行和療癒的障礙。

 佛教心理學的啟示

(1)了解上述「投射」的防衛機制,面對別人的不友善言行時,不作負面解釋和評判,不把自己當作被害者,如此就不會生起瞋恨和憤怒的習性反應。

(2)深入了解負面解釋/評判→瞋怒→被傷害/受苦的佛教心理學原理,不再盲目投射,把責任推給他人,不再以被害者自居,而要看到自己的責任,省察自己選擇被傷害和受苦的事實,因而願意重新選擇愛心和寬恕的菩提道,這是療癒的開始,也是解脫智慧的基礎。

(3)禪宗六祖慧能大師說:「但行直心,於一切法勿有執著」,又說:「若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真正的佛法修行者對他人的過失不作負面解釋與評判,因而不生起憎恨、憤怒或敵意)。金剛經說:「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此心即是直心、自性清淨心。自性清淨心是圓滿自足、純淨無垢的,因此不會被染污,也不會被傷害。能如是了解,即是佛陀所說的「如實知見」以及「被一毒箭,不被第二毒箭」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