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心理學的習性反應機制

105學年上學期
佛心講義           

佛教心理學的習性反應機制

 習性反應機制( mechanism of reactivity

(Grasping)=佛教以『』或『』表示
普遍習性:貪愛(craving)     病態習性: 貪婪greed/貪慾 lust

(Rejecting)=佛教以『』或『』表示
普遍習性:瞋憎/排斥厭惡/抗拒(aversion)    病態習性: 憤怒anger/憎恨 hatred

習性反應機制與苦(dukkha)的關係及對治

1.苦的本質及根源:
1.1 世俗所說的「苦」,主要是指外在環境和身體病痛所造成的煎熬、折磨、痛苦或苦難。但佛法所說的「」 (dukkha)主要是指精神苦惱,而精神苦惱生起的根源是我執的無明心,使我們對『』(sensations,愉快或不愉快的身心感受)生起貪愛或瞋憎(瞋斥)的習性反應,即對快樂的感受生起貪愛執取,對不快樂的感受生起瞋憎排斥。貪愛和瞋斥是致「」的根本原因。

1.2由於快樂感受的強度迅速遞減(無常法則),人們對它貪愛執取,當快樂感受逐漸減少或消失時,就感到不滿意、空虛或幻滅,這是佛法所說「」的內涵之一。巴利文的dukkha除了「苦」義外,還含有“無滿意性”(漢譯“不圓滿”,英譯 unsatisfactory)的意思,即是指快樂感受的無常性質給人帶來不滿意、空虛或幻滅的苦惱;任何外在事物都不能帶給我們真正的快樂(除非透過修行回歸我們的圓滿自性,即佛性)。在此意義上說「不圓滿(無滿意性)就是」,或「無常就是苦」,其關鍵在於人們對無常變化的快樂感受生起貪愛。

1.3人們對不愉快感受生起瞋斥、抗拒、不願接納,這種習性反應使得不愉快感受(如疼痛)更加強化,導致愈趨強烈的精神苦惱。對自我人格特質的瞋斥貶抑,更會導致低自尊、憂鬱症等心理疾患。

1.4佛教心理學指出,癌症、憂鬱症等病症之所以帶來難以忍受的痛苦,跟觀念上的偏差(負面評判)和情緒上的抗拒(瞋)有密切關聯。如果我們能藉由佛法的修學,練習用安祥平靜的心去接納病痛和逆境,而不再生起瞋斥抗拒,那麼病痛和逆境不但不會造成苦惱,反而能成就我們的慈悲和智慧,帶來安樂、喜悅和解脫自在的精神福祉(well-being)。(討論大寳法王和哈佛醫學院的觀點)

1.5貪愛執取與瞋憎排斥這兩種習性反應是一體兩面,對某事物(如財富、美麗、成功)貪愛執取,必對其反面(貧困、醜陋、失敗)瞋憎排斥。

2.自我瞋斥與自我接納
2.1西方心理學認為,人們從小養成自我瞋斥(貶抑)的習慣,個人的人格特質和能力若不符合社會價值觀的要求,或自以為跟不上別人,就會自我貶抑→低自尊→自卑症/憂鬱症。

2.2人本心理學及佛教心理學的對治方法:學習無條件自我接納(unconditional self-acceptance, USA);能無條件接納自己(心理學又稱為自愛, self-love),是慈悲愛心和智慧的基礎。USA是UA(無條件接納別人)的先決條件(自愛才能愛人)。(討論自愛與自戀 narcissism 的不同)

3. 「苦」的意涵:佛教所說「」既然是由貪瞋愛憎的習性所導致,「滅苦」的真義不是避苦求樂,而是面對痛苦(病痛和逆境)不生瞋斥,面對快樂不生貪愛,捨離貪瞋愛憎的習性反應,培養六祖《壇經》所說的「不生憎愛,亦無取捨(斥)」的平等心(equanimity, 捨心),則能安樂自在,並使業障消除,慈悲和智慧增長,這就是所謂「離苦得樂」的真正意思。故「滅苦」不僅具有心理治療上的功用,更具增長慈悲和智慧的修行意涵。換言之,「滅苦」的過程即是般若智慧和慈悲愛心開展的過程;隨著貪瞋習性的減少,解脫的智慧和慈悲愛心也愈來愈增長,我們也就能享有愈來愈多的安樂自在、喜悅和幸福。當貪瞋習性完全止息,便能超越世間的生死苦樂,這就是原始佛法所教示的「涅槃」(nirvana),也就是「究竟解脫」。

4.討論原始佛法的四聖諦  滅←道

5. 正念(內觀) 禪修原理
5.1蘊=樂受/苦受 → 蘊=愛取/ 憎斥→ 

5.2對身心狀態保持清明覺知,對樂受和苦受不作觀念上的評判,因而對樂受不生愛取,對苦受不生瞋斥,保持平等心(捨),如實地(按照本來的實相)觀照身心一切感受,稱為「正念」(right mindfulness)。持續地保持正念分明,則業障漸消,解脫智慧增長,身心安樂自在。

5.3佛音尊者的《清淨道論》說:「一切行無常,若以慧觀見,得厭離於苦,此是清淨道。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