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救贖與終極意義

 生命救贖與終極意義

       一般人遭逢生命中的逆境(如癌症/死亡/失敗)時,總是生起「瞋斥」的負面情緒(如憤怒、怨恨、抗拒、焦慮、恐懼等)和逃避的心態;對待死亡也是如此。這種不能坦然接納逆境和死亡的心態,是生命痛苦的根源之一。悟道者能坦然接納生命中的苦難和死亡,故能超越痛苦,同時獲得生命的轉化和人格的昇華。基督教稱這種精神境界為「重生」(regeneration)或「救贖」;在佛教則為「解脫」或「得度」。就意義治療學而言,救贖和解脫屬於「終極意義」(ultimate meaning)。

藉由救贖和解脫而獲得終極意義的方法很多,包括以下:

一、基督教的因信得救:對上帝和基督的虔誠信仰使信徒能放下自我(self-surrender,又譯交付/臣服),從而得到「屬靈的生命」或「聖徒生命」(重生/得救)。

二、佛教的了脫生死:佛教的種種法門都是要幫助眾生從我執和貪瞋癡的無明習性解脫出來,從而離苦得樂,並獲得慈悲,愛心,喜悅,包容,寬恕,智慧等光明德性,此即生命的解脫和轉化。一個解脫的人對生命和世間的一切不再有貪愛執著,對死亡不再有恐懼和焦慮,心中充滿慈悲和喜悅。由於不再有自我中心的執著,他體悟到自己與眾生萬物的親密連結,回歸眾生一體、同體大悲的真實本性。這是佛教修行者的終極意義。

三、累世因果的透視:慈惠堂SM 師姐的案例顯示,在特殊因緣下,一個人能看清前世因果業緣,了解到今生受苦的緣由,因而對一切苦難都能逆來順受,無條件地接納,這時就能從苦難中發現深刻的意義,由意義的發現而超越痛苦。正如意義治療學所說:當痛苦發現意義時,痛苦就不再是痛苦了」。

四、生命意義的領悟:意義治療學不講前世因果,但強調了解受苦是個人無可逃避的命運,要勇敢面對,坦然接受命運所安排的一切,這樣就能從苦難中發現意義,從而解脫痛苦,進一步達到自我超越(self-transcendence),使生命脫胎換骨。這就是弗蘭克所說的「終極意義」。(參閱 Viktor Frankl, Man’s Search for Ultimate Meaning

五、癌末絶境中的頓悟:存在心理學者歐文亞隆(Irwin Yaloon)研究癌末病人的心理,發現不少患者在絶境中突然放下對死亡的恐懼和瞋斥,願意坦然接納死亡,因而得到生命的轉化和脫解。亞隆寫道:「在我治療罹患末期疾患病人的那些年中,看見許多面對死亡的病人經歷重大而正向的個人轉變。病人覺得自己變得更有智慧,重新排列自己的價值觀(思考什麼是真正重要的事),開始不計較生命中瑣碎的事,看起來好像是癌症治癒了精神官能症──無謂的恐懼和有害的人際互動似乎都消失了。...我聽到許多病人悔恨地說:“多麼可惜,我們必須等到現在,等到我們的身體佈滿了癌細胞,才學會該如何活著。

六、直面死亡的領悟:討論以下案例:(1) 日本淨土真宗僧人大畑氏的印度之旅;(2) 日本創價學會己故會長戶田氏的悟達;(3)莊子和海德格的死亡哲學。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