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心理與佛法的關聯

佛教心理學講義

語言心理與佛法的關聯

 

一、語言的基本性質

1規範性:施設假名(語言)來規定事物的個別範疇,人類才能分別和認知事物。

(1) 物質世界: 山 水 土 石 花 草 木

(2) 二元價值觀念:   大 小、善 惡、美 醜、淨 垢、禍 福

(3) 人稱:   我   非我  (你/他/你們/他們及「我」以外之一切事物)

  • 慧遠《大乘義章卷一》:「諸法假名而有,故曰假名,是義云何?廢名論法,法如幻化,非有非無,亦非非有,亦非非無,無一定相可以自別。以名呼法,法隨名轉,方有種種諸法差別,假名故有,是故諸法說為假名。」

2界限性:由範疇產生界限,本來天衣無縫、平等無差別、無界限的宇宙萬象被人為的語言觀念劃出許多範疇及界限,而有千差萬別的事物在我們的心識中顯現。

二、語言造成實體見(自性見)

2-1實體見(自性見)的定義:人類因假名施設而誤把諸法當作「實體」(有自性),這種妄見稱為「實體見」,其定義包括以下三項或其中一項:

2-1-1獨存:假名施設使人誤以為語言所代表的一切事物(即諸法)各自獨立自存,與他者分離、對立、界限分明,甚至互斥而不相容。把對偶性(二元性, duality)的二邊誤解為對立互斥,執取一邊而排斥另一邊,是人類迷妄和痛苦煩惱的一大根源。故佛家和道家聖哲都教導對偶的兩邊互補而非互斥、相容而非對立的真理(見以下附錄二)。

我 > < 非我   →     善 > <惡  美> <醜   淨> < 垢
(以上><表示互相排斥)

2-1-2不變:因假名的框限而產生事物固定不變的錯覺。

2-1-3實有:假名施設誤導人們以為諸法皆是實有。隨名起執,執名為實,甚至忘名執實。

2-2學理說明:

2-2-1 以現象學(或意識心理學)的原理來說,我們是把「先入為主的觀念」(pre-conceptions)投射於外在事物,加以「概念化」(conceptualize),把自然事物本來沒有的東西(概念和情緒)添加於實相(本然)之上,但我們渾然不知,以致看不清事物的真面目(本然實相),還以為我們所見聞覺知的事物都是客觀真實的存有,此即「實體見」(自性見)。【舉例:鬼/屍體/骷髏/糞便/老鼠/蟑螂】

附錄一 龍樹菩薩《讚法界頌》:「在心識中呈現的一切現象都被概念化(conceptualized),並且被添加了一些東西(superimposed,指觀念標簽和情緒的投射)。當我們捨離這種心識活動時,就可了解現象並無實體可得。既然明白了這個道理,那就請你(在禪修中如實)觀照法界(宇宙萬法實相)吧!

【英譯】The phenomena that appear to the mental consciousness, the chief of them all, are conceptualized and then superimposed.When this activity is abandoned, phenomena’s lack of self-essence is known. Knowing this, meditate on the dharmadhatu.

2-3實體見是我執、人我對立、能所(主客)對立及一切妄見的根源。佛法修行的二大要旨之一是破除實體妄見而證悟「無我」、無人我對立或主客(能所)對立的空智(究竟真理或實相)。在大乘修行次第上,這是「見道位」。證悟無我的空智(般若智慧)就是實現我與眾生萬物本來一體的「同體大悲」,回歸人的真心本性。

2-4 大乘佛法以緣起的正見破斥實體的妄見,指出一切事物(諸法)都是因緣和合而生,隨因緣條件而變,故無獨立自存之性(無自性),亦無不變及實有之性。若明此緣起法義,則悟「一切法無自性(或無實體)」,或「諸法空性」的究竟真理。換言之,由「緣起」可證「性空」(無自性/無實體),以及中道實相。

2-5 龍樹的中觀哲學特別強調「假名」之緣造成了實體妄見,故曰「緣起法唯是假名」。印順導師把中觀哲學歸類為「性空唯名」,意思是:一切事物都是由於假名施設才能被我們認知,並在我們的心識中顯現其意義;如果明白這個道理,就可證知諸法本性是「空」(無實體),領悟空性即是洞見心識及一切事物的本然實相。

2-6 「」的問題:語言概念的投射及「添加物」所形成的虛妄的「實體」稱為「相」,由名相變成心相和境相,我們被「相」所迷惑,以「相」為實有,而生起執著和種種煩惱,故修行之要旨在於「破相顯實」。金剛經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楞伽經說:「語言有相,不能顯第一義」;「凡有言說,皆無實義」。解深密經說:「墮言辭施設」,隨名起執;若明諸法「由假名安立為相」的緣起(依他起)之理,則可成就真理的圓滿證悟(圓成實性)。

附錄二 道家和儒家教導對偶二邊相輔相成而非對立互斥

 《莊子》:「天下莫大於秋毫之末,而泰山為小。」

《華嚴經》:「芥子能納須彌。」「於一毫端現寳王剎,坐微塵裡轉大法輪。」

《道德經》:「 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

六祖慧能大師:「雖行清淨行,若見執淨垢二相,當情即是垢心,非是清淨心

也。」六祖又說:「不思善,不思惡。」

比較:《法句經》:「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王陽明《傳習錄》:「無善無惡是心之體;有善有惡是心之動;知善知惡是良

知。」

 

 觀念建構與實體化 (一)

 一、哲學的現象存有論與佛教緣起論

1.德國觀念論 (idealism):現象界的“實在”(reality,即我們以為真實存在的事物)並不是客觀存有,而是“心的觀念”(mind’s idea)參與建構的。

2.原始佛教指出根塵和合而產生對現象的認識(根塵和合生識),故現象是緣起 的結果,不是客觀獨立自存的「實體」。

3.佛教唯識學認為現象根源於「識」,其中早期瑜伽學者認為能識主體與所識客體(對象)互為緣起,互相依存。如果沒有能識之主體,就沒有所識之客體(對象)。反過來說,若沒有外在之「塵」(所識對象之未顯化狀態,吾人心識不能知其為何物,不能知其究竟存在或不存在。科學所說光波、振波等已是二手資料), 也就沒有能識(六識)之生起。後期唯識宗則只講阿賴耶識種子變現一切外境,說理不足。但二者都確認現象不能獨立於心識之外;若無識(阿賴耶識→六識)之介入,則世界萬物不存在。

4.在龍樹菩薩的時代,唯識學尚未建立,但他已知一切現象是由假名(語言概念)所安立,才能在吾人心識中顯現其意義; 若無假名施設,就沒有宇宙萬象可言。語言概念的作用在唯識學屬於第六識(即「意」識)。

二、虛假實在(pseudo reality)之建構

  1. 意識顯現現象的科學原理:視覺和聽覺神經所收到的感官資料(sensory data, 如光波和振波)經過大腦解讀重構後顯現為具形物象(forms,如物體和聲音)。物象被放進語言觀念的框架,就成為與他物相區隔的分別相(現象)。故現象並不是客觀存有,而是感官意識和觀念參與建構的。“能識”與“所識”(即感官資料加上其他關係條件)共同決定現象的存有(意識緣起)。
  2. 語言觀念投射所虛構的“實在”(實體)

˙自然現象:空間方位/時間序列/動靜/顏色(禪宗公案:白雪非白)。

˙社會人文現象:施主、受施者、施物/市場/國家社會(想像共同體)/伯叔夫妻父母(討論摩索族之倫理觀念系統)。

˙二元價值觀念:大小/一多/美醜/善惡/淨垢/禍福。

˙絕對本體:上帝、神/道/大梵/真如/如來藏、菩提/涅槃、法身。

  1. 語言觀念與分別相

二十世紀初期,西方人類學者及語言學者的田野調查顯示,某些原始部族只能分辨三種顏色,因為他們的語言中只有三種顏色的名稱。他們也不能分辨以下各圖形(正方形/長方形/梯形/平行四邊形)的不同,因為他們的語言中沒有這些概念。

  1. 生滅相起因於觀念分別和愛執

水﹏﹏﹏冰﹏﹏﹏水﹏﹏蒸汽﹏﹏﹏雨雪﹏﹏水=生態循環

結胎﹏﹏出胎(生)﹏﹏心臟停止(死)﹏﹏白骨﹏﹏塵土=生態循環

‧生命的生滅是觀念分別和愛執所造成的“虛假實在”;若無觀念分別和愛執則無生滅。六祖壇經:「著境生滅起,如水有波浪,即名為此岸;離境無生滅,如水常通流,即名為彼岸。」

  1. 觀察事物時有價值觀念和情緒介入,故所見不能如實:鼠狼狐蛇/《上帝也瘋狂》及月石的故事。比較:莊子說魚樂/禪的直觀心靈-滾球的案例(佛洛姆)。
  2. 討論“實體化”(hypostatization)的概念與意識心理原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