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性」與「三無自性」的唯識原理(講義)

 

「三性」與「三無自性」的唯識原理(講義)

 

陳玉璽教授 主講

 

一、三性:認識世界的三種方式

 1.1遍計所執性

1.1.1人們妄認有一個獨立自存而與他人及萬物分離的真實之「我」,不知「我」只是語言觀念的假構,這種妄見(或妄識)稱為「實體見」(或「自性見」=錯誤地以為「我」及一切事物都有獨立自存之性質)。由「我」的實體見衍生出「能所對立」(或主客對立)的實體見,即把心識所見聞覺知的一切事物妄認為客觀獨立存在於心識之外,成為認識主體(subject, 即「我」)的對象(object ,即客體),而有「能識」(主體)與「所識」(客體)的二元對立,主體之「我」與客體(對象)之世界都被妄認為「實體」(有自性)。這種錯誤的認知方式是眾生顛倒迷妄及痛苦煩惱的根源,唯識學稱為「遍計所執性」,意即對於一切事物(遍)都藉由頭腦觀念的虛妄分別(計/計度)而執著為「實體」(有自性)的認知方式。「遍計所執性」也叫做「虛妄分別」。

1.1.2據《解深密經》解釋,這種錯誤認知的原因是「墮言辭施設」,即人們被語言觀念所迷惑和困囿,把語言(假名)所假構的概念及意象妄認為實體,隨名起執,以名為實。這是人類使用語言時,因無明而造成的後遺症,但人們渾然不知是語言誤導出實體見,也渾然不知自己落入了實體見的陷阱,可說是「忘名執實」。

1.2依他起性

1.2.1佛陀、原始佛法的阿毘達磨論藏、龍樹菩薩的中觀論以及後來的瑜伽唯識學派為了破除上述的實體見(自性見),揭櫫「緣起」的佛理正見,謂一切事物都依他緣而生起和存在,而之所以能被吾人認識,乃因有「名」(語言觀念)之一緣介入其中;唯識學更強調,一切境相都依與「識」(包括第六意識所運用之「名」)相關之緣才能現起,並被吾人認知,故不可能有「離識實物」,即客觀獨立於心識之外的實體存在性,亦即「無自性」(或無實體)。這種具有佛理正見的認知方式,通稱「緣起觀」,《解深密經》及唯識學則稱為「依他起性」。由此證成「一切法無自性(無實體)」的根本佛理和唯識理。(請注意:「無」是破除義,即藉由緣起或依他起之正理破除凡夫眾生的自性妄見)。

1.2.2唯識緣起:瑜伽唯識學講「依他起」的「他」緣,具體地說,就是根、塵、種(阿賴耶識的業種子)三個主要因緣的和合而當下現起「識」(七識作用)與「境」(物象、聲音等境相),而「識」與「境」也是互為緣起,故識與境皆無自性(無實體)可得。「識」乃當下緣起,這表示並沒有一個實體的「我」(即識者=能識)在認識(見聞覺知);「境」也是當下緣起,這表示並沒有我們所以為的客觀獨立於心識之外的實體之境(所識)被「我」所認識。個緣起(依他起)的道理,又稱為「唯識緣起」,由此證悟「無我」及「無能所對立」(能所雙亡)的般若空智。這種開悟境界,瑜伽唯識學派的無著祖師稱為「境識一體」或「境識俱泯」。

1.2.3《解深密經》和唯識學把「依他起性」跟「遍計所執性」並列,目的在於闡明:被眾生所「遍計執」(妄執一切事物為實體)的一切法(包括「我」、六根六識及其所認識之一切事物,也包括「能所對立」的妄識本身),其實都是依他起(即諸法緣起),依他起故無自性可得,這是一切佛法的共義,但凡夫眾生不明此理,才會落入「遍計執」的實體妄見。故唯識學以「依他起性」來破斥「遍計所執性」的妄見妄識,以證成「一切法無自性(無實體)」的究竟真理。

1.3圓成實性

1.3.1從「依他起故無自性」的根本佛理及唯識理深入思惟、體究諸法實相,最終可圓滿成就真實之智慧(圓成實),即般若空智。世親大師在《唯識三十頌》稱之為「諸法勝義」,亦即是「真如」、「唯識實性」。而成就此真實智慧之關鍵在於以「依他起性」破除「遍計所執性」之虛妄分別;也可說是依「唯識緣起」之正理證悟「一切法無自性」的諸法勝義、真如實相。

二、三無自性

2.1從「遍計所執性」說「相無自性」

2.1.1《解深密經》深具洞見地指出,諸法乃「由假名安立為相」,意即一切事物都因語言(假名)的施設而在吾人心識中顯現各具範疇且界限分明的「自相」(獨立自存的境相),此自相乃依假名之緣而成立(假名安立),故無自性(無實體)可得,但眾生不明「假名緣起」之理,隨名起執,執名為實,遂有「遍計執」的錯誤認知。《金剛經》所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便是由此立說。依《解深密經》的密意,若深解「假名緣起」之理,則可證知「由假名安立」之一切法的自相皆無自性可得,如此則一切法相(凡所有相)皆無虛妄,而是呈現其如如實相,亦即真如空性;從證悟者的立場來看,即是般若空智。一切法的真如空性與證悟者的般若空智乃是一體不二,唯識學稱為「智如不二」。順便一提,由「假名安立」論證「一切法無自性(無實體),無自性故空」,這是中觀學派闡論「緣起性空」的要義所在,故印順法師稱之為「性空唯名」。這是中觀學與唯識學的共同洞見。

2.1.2從上述可知,《解深密經》所說的「相無自性」,乃是應用「依他起性」的正理(這裡的「他」是指「假名」之一緣),來破除「遍計所執性」所產生而被眾生妄執為實體(有自性)的一切法的「自相」。「相無自性」可說是從「假名緣起」的角度來闡明「一切法無自性」的究竟真理。

2.2從「依他起性」說「生無自性」

2.2.1據《解深密經》解釋,「生無自性」意指依他緣而生起的一切法皆無自性(無實體)可得。然而這道理從三性中的「依他起性」已可了解;「三無自性」學說再提「生無自性」,其實並無新意,只是重申「依他起性」而已。

2.2.2本講義認為,「生無自性」應是指「依他起性」本身亦無自性可得(參見下文第三節3.1.1所述)。

2.3從「圓成實性」說「勝義無自性」

2.3.1據《解深密經》解釋,「勝義無自性」是指從「依他起性」深入了解「生無自性」的道理,最後證成「圓成實」的般若空智,這是「清淨所緣境界」(按:「清淨所緣」是指修行者所觀照和證悟的諸法(即所緣)呈現其清淨無染妄的真如空性),也是「諸法勝義」(究竟實相)的境界,故稱「勝義無自性」(意即從「勝義」的高度來看,一切法無自性可得)。

2.3.2可見「勝義無自性」是從「依他起性」和「生無自性」引申而來。「依他起性」是轉迷成悟的關鍵所在,也是「三性」和「三無自性」的總樞紐。

三、「三性」與「三無自性」的反思與評論

3.1以上是《解深密經》對「三無自性」的解釋。若依「緣起」深義來理解,「三無自性」的學說不可忽略「三性」的概念本身亦無自性可得,茲分述如下:

3.1.1由於眾生的自性(實體)執見根深柢固,「依他起」(緣起)往往被誤解為:

「諸法不自生,故必從他生(依他起)」,這樣就把「從他生」(依他起)誤解成客觀獨立於心識之外的一種真實現象,重新掉入自性見(實體見)的陷阱而不自知;「依他起」(緣起)的義理本來是要向內反省和破除「遍計執」的實體妄見,現在郤變成了用頭腦觀念的計度向外描述事物如何生成的「客觀」現象(「客觀」的意思是,事物的「依他起」或「從他生」乃是獨立於我主觀心識之外的真實現象),這不是自性見(實體見),是什麼呢?為了破斥這種對「緣起」(依他起/從他生)概念本身的自性執見,龍樹菩薩在《中論》中說:「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換言之,「自生」與「從他生」都是頭腦觀念的計執,都是自性妄見,因此必須用遮遣詞「不」加以破斥。也就是說,「依他起」(從他生/緣起)這個看似「客觀真實」的現象其實也是無自性的,所謂「客觀真實」只不過是主客二元對立的妄識下所產生的錯覺,亦即自性(實體)妄見;在龍樹等聖者的智見裡,沒有任何事物或現象(包括「緣起」現象)是「客觀真實」的。「緣起」(依他起)這個概念只是為了破斥人們的自性執見而假名安立,學人若隨名起執,把「事物因緣和合而生」(緣起)誤解為一種客觀真實的現象,那就落入世俗及科學家的「實體緣起」見地,偏離了佛法的「性空緣起」的慧見(按:科學家也知道現象界的事物是由因緣和合而生,但他們以為這是「客觀」且真實存在的現象,他們並沒有「緣起故無自性,無自性即是性空」的佛理見地)。必須切實理解「依他起性」的概念本身亦無自性可得,才算是真正了解「緣起」以及「三無自性」的深義。

3.1.2同樣的,「遍計所執性」和」圓成實性」也是「由假名安立為相」──以假名為緣而建構的概念,故亦無自性可得。我們必須從「假名緣起」之理明瞭此二性亦無自性可得,才能真正了解「一切法無自性」的根本佛理。其中尤以「圓成實性」及其相關的勝義概念,如般若、真如、菩提、湼槃、佛性、如來藏等,常常被一般修學佛法者計執為「實法」,以為有這些寳貴的東西「客觀真實」地存在著,可成為我努力追求的對象。這是不了解「一切法無自性」的根本佛理而導致的「心外求佛」的妄見(即把「佛」當做對象來追求的錯誤知見)。這是我們學習「三無自性」的唯識課程時,必須特別留意的地方。

3.2護法論師對「一切法無自性」的誤解

3.2.1後期唯識宗的護法論師因為不了解「空有不二」的根本佛理,連帶地否定《解深密經》與世親大師《唯識三十頌》所宣說的「一切法無自性」,他在《成唯識論》裡指稱一切法各有其「性」,怎能說是「無自性」呢?又說「一切法無自性」只是佛以「密意」說的「不了義」,他顯然不知《解深密經》曾講到「一切法無自性」是佛證悟「般若波羅密多」的圓滿智慧時所體證的究竟真理,也不知世親大師的《唯識三十頌》把「一切法無自性」跟「諸法勝義」和「真如」的究竟真理相提並論(詳見陳玉璽著〈唯識學的現代思路〉)。

3.2.2護法論師的長輩安慧論師認為「見相二分」(即能所二元對立)是「遍計所執性」,但護法論師反對此說,主張見相二分是「依他起性」。究竟孰是孰非?從唯識理而言,能所對立(見相二分)是凡夫眾生普遍的妄識,或稱「虛妄分別」,是「遍計所執性」的主要內容。當然,「遍計所執性」也是「依他起故無自性」,如上文所述,但必須先指出「見相二分」是屬於「遍計所執性」的錯誤認知方式,才有理由以「依他起」的正見來破斥,這是唯識學立「三性」學說並且把「遍計所執性」放在「依他起性」前面的用心所在,是佛法的修學次第問題。如果跳過「遍計所執性」,甚至不明白「見相二分」是「遍計執」(眾生的虛妄分別),而主張「見相二分」是「依他起性」,未免有躐等和不切實際之憾。

3.3「染分依他」與「淨分依他」的辨正:唯識學的典籍有「染分依他」與「淨分依他」的說法,據佛學辭典解釋,前者指「依虛妄分別之緣而生起的有漏雜染之諸法」,後者指「依聖智之緣而生起的無漏純淨之法」。這種說法是簡單的世俗因果觀(類似「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缺少緣起性空的慧見,當然也跟唯識學的「依他起性」無涉。須知中觀學的緣起論與唯識學的「依他起性」都是為破斥「遍計執」的自性(實體)妄見,傳達「一切法無自性」(即中觀學所說的「諸法緣起故無自性」)的究竟真理而施設的,並不是在講所謂的「依染緣成就染法、依淨緣成就淨法」的世俗因果觀。凡夫眾生之所以落入「遍計執」的實體妄見,是因為缺少「依他起故無自性」的佛理正見,而不是因為「依」了什麼染妄的「他」緣;聖者之所以能成就「圓成實」的般若空智,是因為了達「依他起故無自性」的佛理正見,而不是因為「依」了什麼清淨的「他」緣。世俗因果觀的問題在於把因緣果看成「實法」,跟「依他起故無自性」的佛理及唯識理大相逕庭。因此,「染分依他」與「淨分依他」的契理解釋是:(1)「遍計執」的實體妄見跟一切法一樣,都是「依他起故無自性」,但凡夫眾生不了解,才會落入實體妄見而不自知;就此而言,遍計所執性是「染分依他」。(2)以「依他起故無自性」的佛理正見破除「遍計執」的自性(實體)妄見,最終可證悟「圓成實」的般若空智;就此而言,圓成實性是「淨分依他」。

3.4十二因緣的緣起觀:佛陀的十二因緣教說,常被簡單解釋為世俗觀念的「因果鏈」(英譯chain of causation),其實十二因緣的重點是在講「緣起故無我」的大道理,「無我」(no-self)即是「無自性」(=無自體存在性=無實體)。例如:貪愛執取的無明習性是以樂受為緣而生起的(受緣愛、愛緣取),故無自性可得,本性是空;修行者若能深觀樂受剎那生滅的無常性而體悟其無自性(原始佛法稱為「無我」)的本質,或深觀貪愛執取的習性是依樂受之緣而生起故無自性的佛理,當這種正念觀照的功夫達到甚深境界時,對樂受就不再生起貪愛執取,生命輪迴的因果鏈也就可被打破。可見原始佛法的十二因緣教說也是通於「依他起故無自性」的唯識理,而不是世俗的因果觀。

Advertisements